有好多脑洞的木叶子

还在寻找活着的意义的路上,然而说不定哪天就放弃了😊

一觉睡醒看到膈应人的东西,真的如同吃了口shi一样

咋滴,现在站cp还只能站固定模式的了??不是这种模式的都不能站是吧??还说看体型,我就喜欢病弱攻怎么了??更何况又不是病弱,两位都是有在锻炼肌肉的好伐……看不惯就不要过来瞎bb,磕个cp还给你磕出优越感了嘿

感觉好棒啊!!有没有太太能写车啊!!
(在微博看到的图,就拿过来了,侵删)

他是神仙下凡了吧😭😭😭

【山花】城南城北

上课时走神突然就想,如果说在一个盛世时期,一个完全不会武功也不是很大的官,一个是在江湖中行走的侠客会有什么样的火花出来,就有了这篇文,没敢用两位老师的真名,自己取的名字。

白弈,弈者,是要下天下这一局棋的。
魏轩,轩,黄帝的名号,我觉得有着侠者的感觉。

文笔一如既往得糟糕,关于古代那些官职还有科举的那些我去查了资料,然而十分模糊,所以可能设定有些问题……
最后让我们欢迎撒扫把的激情客串,其实本来想加双北的,但是我不知道何老师什么时候出来,就没加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
  城南白家,城北魏家。

  说来也怪,这两家关系匪浅。家主之间的关系用魏轩的话来说就是“狼狈为奸”可就算是这么好的关系,两家宅子之间的距离却也隔着这一个镇子,要说为什么,大概是两位对于景色的喜好不同吧。

  说到这两家的独子,也是一个趣闻。

  魏家家主温润如玉,可没想到教出个小霸王,魏轩从小就不安生,什么上树掏鸟窝啊,带着一群小孩子说要声张正义啊,差点没把魏父气死。从那时起,魏父就放弃了让他安安稳稳读书,将来考取个功名光宗耀祖。果然,魏轩从进私塾就表现出了极大的反感,要不是因为白弈在,估计早就逃学了。

  白家家主为人十分豪爽,可是白弈却偏偏是个清冷的人,从小就寡言少语。不喜动,喜静,但每次都被魏轩拽着到处跑,有时他也在怀疑,魏轩拉着他是因为在捅娄子的时候他能帮忙圆一下。白家家主每天都在愁着该如何让自己那小子能多说话,愁的都白了一根头发。

  在他们六岁的时候,魏轩和白弈在一次固定的两人冒险的时候救了一个人。那人自称自己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高手,只是遭到了小人的偷袭才会晕倒在野外。那人又说他要报恩,说要教他俩武功。魏轩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,而白弈则是一副嫌弃的样子,原因无他,那人说自己叫撒扫把。白弈心想,这名字!一听就不是什么厉害的人物。

  魏父知晓后,也只是叹了一口气,看看自家已经兴奋到不行的儿子,无可奈何地点了头。白父则是一脸愁容的看着自家那个还在抱着书看的小子,摇了摇头。

  至此,魏轩每天不再去私塾,而是跟着撒扫把每天练功,接着由白弈教他一些简单易懂的功课。白弈在私塾学得更加用功了,晚上借教魏轩的功夫温习功课。

  

  他俩十五岁时,撒扫把说要带魏轩出去闯荡江湖,而白弈也打算去考取功名了。

  “小白啊,哥哥我明天就要走了。”

  “嗯,我知道。”

  “我要走了!”

  “一路顺风。”

  “……哥哥明天就要走了,你怎么还这么冷漠。”

  “那不然您还要我怎么样,哭着说不要走?你不难受,我还难受呢。”

  “小白,你不再是以前那个跟在我后面喊我轩哥哥的小白了。那个小白呢,你把他藏哪了?”

  “醒醒吧,我从来就没那样过。”

  “唉,小白,你什么时候能喊我一声哥哥,我就满足了。”

  “不可能的,别想了。”

  “可是比你大一个时辰也是大诶!”

  “……呵。”

  “……小白,说真的,哥哥我……”

  “你要不闯出一番名堂就别回来了。”

  “诶?……嗷嗷,你看好了!哥哥我肯定会成为一代大侠的!倒是你,没考取可别哭鼻子啊。”

  “哭鼻子的到底是谁啊?当年……”

  “别别别,我错了,我错了!”

  “还说不?”

  “不说了,不说了。”

  “……约好了啊。”

  “约好了!”

  第二天,魏轩在魏父魏母的欢送,不是,不舍下离开了住了十几年的家。他走的时候白弈没来送他,他也不怨,因为他们已经约好了。

  

  过了几年,江湖上出现一位公子,传言他身穿月白色长袍,手持一把折扇,折扇上却什么都没有。他爱好打抱不平,江湖上的女子几乎都倾心于他。他善于交际,几乎整个江湖都是他的朋友。而公子是大家对于他的称呼。

  与此同时,年仅二十的白弈考取了状元,天下哗然,这是本朝第一位这么年轻的状元。不仅如此,还是如此的好看,一时之间,京城中的未出阁的女子都非白弈不嫁。

  春风得意马蹄疾,一日看尽长安花。

  白弈被授予了六品翰林院修撰,留在了京城,一时之间,好不快活。

  某晚,白弈还在挑灯看书,突然间窗户被叩响了。白弈叹了口气,打开了自己的房门。

  “说了多少遍了,走正门。”

  “嘿嘿,这不是有点情趣嘛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小白啊,我们俩都这么多年没见了,你怎么还这么冷漠啊。”

  “是,这么多年没见,我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受欢迎啊。”说完这话白弈瞬间懊恼了起来,这不是给那个呆子可趁之机嘛!

  果然,“小白,你这是,吃醋了。”魏轩一脸坏笑的看着他。

  “没有。”冷淡的声音里隐隐透露出一丝威胁。

  “好好好,没吃醋没吃醋。我,我不就顺手救了人嘛,谁能想到咋就要死要活的要嫁我……我也没办法啊……”

  “哼,你这几年过的挺滋润的啊,您还能记得我,我还谢谢您嘞。”

  “不是,行走江湖嘛,不是得多交点朋友,日后好办事啊……小白,我错了,我错了。”魏轩扑到白弈的怀里开始撒娇。

  “这,这,成,成何体统!”白弈的耳朵瞬间红了,但是嘴角忍不住向上扬。

  “没有体统,只有我的一颗真心,你要吗?”魏轩抬起头,眼里满是认真。

  “说什么要不要的,你不给我你还想给谁啊?谁还想要啊?”虽然嘴上嫌弃着对面那人,但是白弈还是向前倾,吻住了那人的唇。

  

  传言,本朝最年轻的白状元娶了一个绝顶丑女,过门那天那名女子带着面纱,不敢示人,而且个子还很高,一点都不像个大家闺秀的样子。

  又传言,公子一次大醉后被一位身穿白衣的男子接回了家,那人还说,他家公子受诸位照顾了。真是奇哉怪哉。

END
感谢看到这里的人!!其实我觉得我这篇可能无差又偏白魏吧……所以tag有问题请一定要说!!

每日发疯

想看哭唧唧的小外卖和张在昌小天使啊啊啊啊啊😭😭😭
想看失败后眼睛红红的小公主,想看被人欺负了眼角红红的民谣哥哥和小花匠
感觉🌸只要是那种委屈的眼睛红红的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的样子,我都会好兴奋

我可能是个假粉

带护目镜也太好看了吧!!!

上课无聊的产物,画的很丑😂

完辽,我那篇欠我的什么时候还卡了…………
我想了几个理由都被我自己否定了QAQ感觉逻辑不通啊啊啊

每次我都有种我搞到真的了的感觉……求求你俩了,人家家都是粉丝扛旗,你们能把旗还给粉丝嘛????

今晚山花女孩燥起来!!!